大连隆博国际

热门关键词: 媒体  西安东大肛肠医院  as  绠偠  中国
当前位置:主页 > 房产 >

六旬老人原地苦等被拐小儿三十年,除了严打“拐卖“,我们还能做些什么?

2018-08-10 17:07 | 来源: 网络整理 |
我要分享
摘要: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看过央视的一档寻亲节目,叫《等着我》。虽然有人批评节目煽情效果太过刻意,甚至节目本身确实有些价值观值得商榷的地方。但我还是不得不说,这档节目帮助了......



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看过央视的一档寻亲节目,叫《等着我》。虽然有人批评节目煽情效果太过刻意,甚至节目本身确实有些价值观值得商榷的地方。但我还是不得不说,这档节目帮助了很多人,他们利用强大的人脉网和物质支持,给很多寻亲无门的人提供了平台,其中的正能量不能被否定。


不过我也能理解那些站在冷静客观的角度上质疑节目的人,因为一个普通完整的幸福人,是没办法完全感同身受失去亲人的痛苦的,他们也很难想象那些为了寻找亲人的人,可以坚持到哪一步。






1987年6月,四川绵阳市成绵路,韩峰年仅6岁的儿子小军在自家修表摊前失踪,疑似被拐。之后的两年,韩峰找遍邻近区县,远赴辽宁、陕西。即使被提供过很多虚假信息,他仍旧不放过任何一个微弱的希望,有线索就马不停蹄地赶去。但是天不遂人愿,儿子依旧音讯全无。


外出寻子多次无果后,韩峰停止了漫无目的的寻找,跟家人商量后,他回到了儿子走失的地方,重新摆起了修表摊,用最笨的办法苦等儿子出现。




30多年过去,韩峰已经65岁了,成绵路上的小市场已高楼林立,他的修表摊却如一块磐石,仍是当年的模样。多年来,他除了春节休息几天外,日复一日年复一年,早上7点骑自行车出门到11公里外的修表摊,一边修表一边苦苦等待奇迹。


修表已经是不赚钱的行当了,每个月的收入只有几百块钱。而且韩峰没少因为占道经营被城管劝赶,有的城管还想帮他介绍别的工作。


韩峰都拒绝了,“他们有他们的规章,但我也确实不愿意离开这条街。”


得知韩峰的遭遇后,绵阳城管直属一大队为他配了维修车的底柜,提供了一个便民服务点。在韩峰修表的底柜上可以看到,“定点帮扶利民便民服务点”的字样,下面还附带了韩峰的情况简介。


“我们也不希望他一把年纪了还推着车子东躲西藏,社区也表示会尽力为他争取政策上的帮助。” 城管队长王轲说。


儿子失踪后,韩峰有了一个女儿,如今已成年。韩峰说,这些年,妻子女儿都没有怪过自己,一直默默支持着自己,“有愧疚,但仍狠不下心,还是想继续等着。”


韩峰精心保留着儿子唯一的一张照片,根据小军的出生日期,算起来已经37岁。一年又一年,韩峰知道,过的越久,找回儿子的希望越渺茫,可他说仍会坚持找下去,等下去。


“不想也不会强迫儿子能回到我身边,我只是,想再见他一面。”




见过太多孩子被拐,父母痛不欲生的例子,大荧幕上也不缺反映这类社会现实的作品。父母们最后大多练就了一颗坚强的心,把所有绝望和悲哀克制住,凭借着自己的力量对抗苦难和不幸,坚持卑微的寻找。


甚至这种看似有点徒劳的努力,是很多失亲人能够坚强活下去的信念。明明“拐卖儿童妇女”已经成为全社会关注的焦点问题,为什么还是有悲剧在不断发生呢?


很显然,要杜绝悲剧发生仍然需要多方努力。政府相关职能部门、非政府组织、社区、大众及社交媒介,都是关键。甚至那些网络流传的“防拐口诀”,也有普及的必要。


办法一直都在不断地被提出,所以这里暂且不提,只想谈谈自己作为一个成长在圆满家庭的孩子的感受。当我看到那些无助的脸,也会想到自己的亲人。我们作为幸运者,朝夕相处,然后理所当然地忽略了相聚的珍贵,我们和父母对峙,觉得自己不被理解,想摆脱牢笼。


真的有人愿意了无牵挂地生活吗?


人类的天性大概就是“失去了才会珍惜”,但我相信这是谁都不想经历的。可是宴席总是会散的,唯一能做的就是牢牢把握住团聚的时刻,尽可能减少遗憾。


一辈子成为亲密的盟友,对包容度的要求非常高。当矛盾发生时,比较有效的交往原则是:接受代沟和分歧存在的必然性,在这个心里预设下,试着传递各自的感受,表达珍惜,谅解会容易得多。
(责任编辑:admin)
图片推荐
  网站简介   商务合作   网站声明   联系我们
投诉举报邮箱:zhaomi66688@163.com| 技术支持:良明网络
Copyright 2015-2018 大连隆博国际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、复制或建立镜像
本站申明:本站部分资料来自网络,如有侵权,请您联系我们,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将其删除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