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连隆博国际

热门关键词: 媒体  中国  绠偠  日韩  海南
当前位置:主页 > 体育 >

海军炊事兵物语

2018-05-15 13:06 | 来源: 网络整理 |
我要分享

中途岛海战悲惨地落幕了,舰内的气氛恢复了常态,老兵们再次板起面孔,对我们恶语相向,拳头相加,这让我们格外怀念战斗时的氛围,只要炸弹没有落到自己头上,战斗时间越长,我们的心情反而越轻松。相比美军的炸弹,老兵的耳光更让人感到恐惧。

从主计兵的角度考虑,我军航母被击伤也好,被击沉也罢,都丝毫不会影响我们的日常作业,我们一心渴望的只有早点回港,能够上岸休息。航行的时间越长,这种渴望就越强烈,每天只是盼望着听到喇叭里传来舰队入港的号令。在航行时,我们只有在倒剩饭和进行注水作业时才能前往甲板,眺望大海,其余的时间总是呆在看不到阳光的甲板下,面色苍白,皱着眉头,默默无语地进行着似乎永无尽头的作业。

没有人聊起有关战斗的事情,说不定有的人根本不知道战斗是在中途岛打响的。奇袭珍珠港的时候,分队士还特意跑到厨房进行战前训示,而在中途岛海战前连这一步都省了。我在机缘巧合下目睹了战场实况,我想其他科的水兵,除了兵科以外,大概对于战斗何时结束,结果如何都毫不知情。

■ 一架零式水上侦察机准备从“足柄”号重巡洋舰的弹射器上起飞。在中途岛海战中,正是由于“利根”、“筑摩”号起飞的侦察机未能及时发现美军航母,导致日军失去先机。

战后,我阅读了有关中途岛海战的回忆录,才对这场海战有了完整的了解,同时对于日本海军的表现颇感心寒,甚至是莫名的惊讶!在平日里,大人物们常常在我们耳边高吼:“动作要迅速!准确!”在作业时稍有怠慢,马上会被冠以“偷奸耍滑”的罪名,轻则痛骂一顿,重则拳头伺候,几乎连下巴都要打掉了。哪怕是对于作业没有丝毫影响的小事也会毫不留情地遭到痛扁。然而,在中途岛海战中,哪里有什么“迅速、准确”,完全是“迟钝、失准”。即便是美军通过破译密电掌握了机动部队的动向,就算是计划对中途岛发起第二次攻击前日军依然判断“周围没有美军航母活动”,可是为了以防万一,至少也应该派出更多的侦察机查明敌情,明明应该将战场侦察置于最优先的位置,结果事到临头反而在侦察上出现纰漏,晚了30分钟发现美军航母,造成了不可挽回的失败。

我很幸运,在这场大战中毫发未伤,却有一种犯错挨骂的失落感。当时那些舰队司令们要是每隔半小时或一小时就派出侦察机的话,也许能够更早地发现美军航母,从而扭转战局,每念及于此,我心中都深感遗憾。尤其令人失望的是,海军在平日的训练中再三强调:第一是监视,第二也是监视,第三还是监视!连我们主计兵都听得耳朵要起老茧了,可在紧要关头却让对手抓住了监视上的漏洞,我真心替那些死去的航母乘员们感到不值和悲哀。说了这么多也不过是马后炮,我们当时只是在忍受耳光和臭骂,为制作战斗餐而埋头苦干,没有看到流血牺牲的场面。

■ 在甲板上利用测距仪和传声筒监视和报告敌情的水兵。日本海军在训练时强调监视敌情,却在关键时刻掉链子。

机动部队终于向内地返航了,舰内生活又回复到循规蹈矩、波澜不惊的节奏。与陆军部队不同,海军即使是打了败仗,只要本舰没有受损或出现伤亡,往往感受不到失败的气氛,生活如旧,吃喝照常,所以在中途岛战败的当天晚上,我们还能吃到甜滋滋的年糕红豆汤,实在不太协调。只要不跑到甲板上看,已经失去航母的机动部队和以往航海训练时没什么两样,我们依旧在体罚和呵斥下惶恐不安地过日子,心里暗自猜测这次返航会停泊在哪个港口,是吴?是横须贺?还是佐世保?

机动部队在与包括“大和”号战列舰在内的主力部队会合后继续向本土前进。我在某次倒剩饭时终于得见“大和”号的尊容,它那如同山峰般的魁伟身姿令我深感震撼,真不愧是号称“不沉战舰”的第一巨舰!与“大和”号相比,与之同行的巡洋舰、驱逐舰显得那么渺小。不过,就在两三天前,在“大和”号所处的位置上还是我军航母在气定神闲地航行着,想到这里,一种落寞之感在我心中油然而生。

■ “大和”号战列舰在试航时的雄姿。作为史上最大的战列舰,“大和”号一直被日本海军视为骄傲。

新兵上舰之后,我们虽然名义上升为旧三,也有了可供使唤的部下,但作业内容毫无变化,唯一的改变是再也不用应付老兵们刻意刁难的提问,诸如“今天的菜谱是什么?”“说说味噌汤怎么做?”之类的问题现在成为令新兵们头疼的难题,此外花样百出的测试和体罚,随时随地都会响起的耳光和责骂,所有我们经历过的事情都已是新兵们的家常便饭。

在中途岛海战后,我从老兵们的脸上看不到一丝对于失败的自责或反省,我们自己何尝不是如此,一面违心地从事着厌烦的炊事作业,一面咬紧牙关忍受饭勺的“关照”,被各种作业和琐事填满每一天的生活,心中企盼着上岸的日子,实在无暇多想。就算真得为战败感到内疚,深刻反省,那也是大人物们的事情,与我们下级兵何干?

不久,我听闻舰队即将返回濑户内海的柱岛锚地停泊,还有另一个消息让我更加喜出望外。某日,分队士把我叫过去,笑着对我说:“高桥,你小子要调到佐世保海兵团了。”听到这话,我差点笑出声来,要不是当着分队士的面我肯定会狂笑不已。我强忍着心中的狂喜,用极为郑重的立正姿态大声回答道:“是!”同时正视分队士的脸,那张本应令人感到压抑的脸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那么和蔼可亲,在我眼睛里简直就像是大慈大悲的佛祖一般!我至今还记得,我兴奋得全身像火烧一样燥热。分队士显然看出我很高兴,但并没有说什么,只是简单交代了一句:“入港后立即出发,你赶紧去做好准备吧。”直觉告诉我,我一定考上经理学校了!

从分队士那里回来,我的心境完全换了一番天地,就连作业时都像在做梦一样。能够调离厨房本身就让人欣喜万分,现在还能进入憧憬许久的经理学校,真是喜上加喜!不过,眼下我还不能把喜悦之情表露出来,因为我的幸运未必会让旁人一样高兴。可是,偏偏我不擅长隐藏自己的情绪,有心事多少都会在脸上表现出来,肯定已经有人发觉我心情大好。尽管如此,我还是竭力克制与人分享喜讯的冲动,没有向任何人提起调职的事,对同年兵也守口如瓶,更加不能告诉老兵们。

虽然我保持缄默,但是消息灵通的老兵们已然从其他地方得知我即将调离。在某次作业的间歇,一个老兵带着坏笑对我调侃道:“高桥,听说要调走了啊……”这个时候如果矢口否认,显然太过虚伪了,如果面露笑容铁定也没有好果子吃。于是,我故作镇静,尽量以淡然的口气回答道:“是!”这个老兵当然是明知故问,但从我口中得到肯定的答复后顿时变了脸色,厉声说道:“混蛋!有什么可得意的!”看来我还是没能隐藏住自己的真实心情,被他看出来了,或许我的牙齿从嘴唇之间露出了一点点吧。老兵并没有扇我耳光,从他那低沉而严厉的声音里,我能够感受到一种由嫉生恨的恐怖。在那次对话后,老兵没有找我的麻烦,但他那副充满憎恨的神情我一辈子都忘不掉。与上层人物的调职不同,我们下级兵的职务变动没有那种高升的感觉,多数情况下调职者固然受人羡慕,但剩下的人难免垂头丧气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图片推荐
  网站简介   商务合作   网站声明   联系我们
投诉举报邮箱:zhaomi66688@163.com| 技术支持:良明网络
Copyright 2015-2018 大连隆博国际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、复制或建立镜像
本站申明:本站部分资料来自网络,如有侵权,请您联系我们,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将其删除!